后診療時代,康復產業成為下一個資本掘金地

2019-10-04 16:30 稿源:獵云網公眾號  0條評論

互聯網醫療,醫藥o2o,藥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獵云網(ID:ilieyun),作者:珊珊,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臨床醫學賦生命以歲月,康復醫學賦歲月以生命”。如果說,臨床醫學以生存為主要目的,讓患者能夠生存下來;那么,康復醫學則是以生活為目的,讓患者更好地回歸社會。

在“健康中國”戰略的推動下,康養產業迎來重大發展機遇期。數據顯示, 2022 年,整個康復產業市場規模將突破 1000 億人民幣。

機遇一:需求爆發

“重大疾病的痊愈不再是單靠手術和藥物完成,康復的效果會變成痊愈的標志。康復預防、提高手術成功率、降低術后風險、控制復發與并發癥將會為醫保與保險支出做出巨大貢獻。”

瑞華心康CEO陸繼恩認為,隨著國家對大健康行業的重視,康復各領域將迎來最好的十年發展期,也預示著在中國正式開啟了后診療時代。

動脈網研究報告顯示,術后患者屬于強需求康復群體,手術都會對身體造成不同程度的創傷,需要通過運動康復治療等,來改善患者的精神和恢復器官的功能,進一步鞏固治療效果。

從康復住院患者病種看,骨科手術、心肺科手術、神經科手術患者是術后康復群體的主要來源。以骨科手術為例,經過骨盆固定術、膝關節置換術、四肢骨段重建術的患者,如果術后沒有得到科學的康復治療,就會出現骨盆錯位、血栓栓塞、假體松動等后遺癥。

但是,就市場現狀而言,骨科門診缺乏與康復的有效聯動和骨科手術缺乏與康復的有效聯動,導致骨科術后患者缺少系統性的康復治療和訓練,患者骨關節的問題并沒有得到有效解決。

從康復住院患者年齡看,老年人術后患者成為康復醫療服務主體人群。一方面,老年人對于健康需求的關注度在不斷加深,另一方面,相比其他人群,老年人在醫療健康方面的需求更為復雜。

目前,中國正快速步入老齡化社會, 2018 年我國 60 周歲以上人口比例已經達到17.9%,預計到 2020 年,老齡人口將達到2. 55 億。

根據動脈網和蛋殼研究院的估算,約30%的老年人口需要康復醫療服務,則屆時老年康復人群將新增 2800 萬,超過 7600 萬,特別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將成為康復服務重點人群。另外,慢病群體的康復治療也將成為推動康復市場發展的重要力量。

機遇二:政策紅利

當然,康養產業發展最大的推動力還是來自政策的支持。

作為重要的民生問題,養老從來都是全國兩會關注的熱點。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就提出,推進多層次養老保障體系建設。同時指出,要大力發展養老特別是社區養老服務業,對在社區提供日間照料、康復護理、助餐助行等服務的機構給予稅費減免、資金支持、水電氣熱價格優惠等扶持,新建居住區應配套建設社區養老服務設施,改革完善醫養結合政策,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

9 月 11 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為了更好滿足老年人健康和養老需求,會議確定了深入推進醫養結合發展的具體措施,包括簡化審批,鼓勵社會力量舉辦醫養結合機構,大規模培養養老護理等人才,落實對醫養結合機構的稅費、用地等優惠政策,發展醫養保險等。

8 月 13 日,國家衛健委印發《關于印發城市醫療聯合體建設試點城市名單的通知》,確定了 118 個城市醫聯體建設試點城市。要求 2019 年底之前,每個試點城市至少建成一個有明顯成效的醫聯體,初步形成以城市三級醫院牽頭、基層醫療機構為基礎,康復、護理等其他醫療機構參加的醫聯體管理模式。

早在 2011 年,衛生部就發布《綜合醫院康復醫學科建設與管理指南》,要求所有二級以上綜合醫院必須建設康復醫學科,該項政策的發布為醫院康復科的建設和管理指明了方向。

2017 年,國家衛計委下發《關于印發康復醫療中心、護理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范(試行)的通知》,對康復醫療中心提出了規范化的建設要求。

去年 7 月,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印發促進護理服務業改革與發展指導意見的通知》,通過鼓勵和推動社會力量舉辦護理機構或者部分一級、二級醫院轉型等方式,激發市場活力,擴大老年護理、殘疾人護理、康復護理、母嬰護理以及安寧療護等服務供給。

2019 年,城市二級醫院轉型社區醫院在公立醫院改革中已經成為重中之重,最終目標正是打造康復護理、安寧養護中心。

據悉,為緩解康復醫療資源不足現狀, 2019 年,北京市繼續推進第四批公立醫院向康復護理醫療機構轉型工作。 2016 年至 2019 年,市財政已累計安排 19 家轉型機構補助資金2. 85 億元。

三大挑戰:人才、運營、管理

在政策的鼓勵下,康養項目成為各路資本競相爭奪的對象。但是,這塊巨大的蛋糕并不好啃。

最大的門檻就是康復人才的稀缺。首保恒安國際健康醫學研究有限公司院長張丹梅有切身的體會,“我們都是從部隊的 301 醫院首長保健團隊出來的,團隊 6 個人中有 4 個醫學博士,強勢就是專家專業,公信力非常強,很多中高端人群愿意往我們這聚,但是我們不懂市場、資本和運營。”

即便是 301 醫院、協和醫院,在高端健康管理方面,醫療資源也是有限的。而康復醫務人員的不足,直接制約了康復服務的覆蓋范圍和服務質量。

與此同時,不少入局者缺乏對康養產業一個更為全面的認識。醫養結合不只是醫療,而是全過程的健康服務,重點是前端的健康管理、慢病管控和后端的失能照護、臨終關懷。

但是,以目前康養小鎮建設為例,有許多開發商僅僅是把康養產業當成單一的養老地產來運作,而忽視了康養產業所涵蓋的諸多業態。

除了人才問題,其次就是生存問題。“一個醫院培養出能夠獨立工作,獨當一面的醫生至少需要十年,還需要醫生耐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考驗,這很難。在公立醫院這座大廟里,專家不用擔心沒有患者,但對于走出體制自己創業的民營醫院則不同,有沒有病人能不能活下來是很大的問題。”民營醫院三博腦科院長閆長祥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起了一般民營醫院不做腦科的原因。

此外,民營醫院在信息化管理系統方面,存在康復數據不規范、評估量表主觀性強、康復數據無法實現互聯互通等痛點,還需要進一步解決與醫院HIS、LIS、PACS等其他系統的連接問題。

“現在,國家要求二級和一級醫院開始小型護理醫院,這情況下也需要醫院自己主動發起改革,做一些創新。”中普達創始人兼董事長蘭云峰認為,最主要的問題是解決方式是靠資源的開放,尤其在醫療信息數據的開放,因為沒有醫療信息數據的支撐很難做到院內院外的評估,開放的態度也是真正能夠講患者居家、康復支撐起來的關鍵的因素。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彩乐乐幸运选号